2008年3月18日 星期二

所學之二

最近,對於圖資跟歷史,又有一些新的想法。

抱歉啦不是我在自誇,只是,真的常有同學稱讚我,看得懂(或看得快)許多文章,當下,其實我都有小小的murmur,覺得這沒什麼呀^^。現在覺得,或許跟我是歷史背景,而他們大多是圖資背景有關吧。

先講圖資的教育。圖資大學部的教育,偏重實務的「技術」,很少學理性的「知識」探討。偏偏研究所處理的全是知識性的玩意兒,如探討資訊的本質、資訊組織背後的邏輯、研究的理論基礎等。一下從技術跳到理論,如此大的鴻溝,多多少少會覺得調適不過來。

反觀我過去在歷史系大學部所學,雖然沒有從事研究,但所讀的全是知名學者的知名研究成果。現在回頭看,真的覺得歷史學是門超級硬的社會科學。撇開讓人質疑的詮釋取徑,還有史料完不完整的爭議,歷史學的研究,可說是邏輯架構紮實得超級徹底。雖然表面上說是史無定法,也很少歷史研究會講明是建基於某某理論。但現在接觸越來越多社會科學的理論,真的覺得,哇靠,幾乎每篇歷史研究都有著自成一家的超嚴謹理論在背後撐著(但歷史學家很有趣,就是不讓你明白知道這理論的存在)。從實證的,詮釋的,到批判的,光譜上的每一點都有人cover。這就是歷史研究有趣的地方吧。因為沒有一定的典範與理論,讓一般人覺得歷史學很不像一門學術,只是在堆積史料罷了。但也因為沒有這些限制(史無定法嘛),感覺大學四年下來,真的是五花八門的取徑都接觸到了。加上要命的文史哲不分家,那種超級賣弄文筆的優美(或說艱澀)字句,以及動不動就來個深得像無底洞的要命哲思。真的覺得,從歷史系畢業,是經過了人文學與社會科學之超級大雜燴的洗禮。

或許就是大學時受到歷史學教育的訓練,學得全是知識性、理論性的東西,現在在圖資所遇到類似的文章,就不會覺得跳tone而讀不下去吧。

當然這只是我一時的一家之見解啦。

但,如果我的分析(或部份)是對的,那麼,該怎麼改善圖資學教育大學與研究所中間的差距呢?或許該鼓勵大學部的同學,多選修社會科學學門的基礎課程吧。

最後,還是要大聲說,別小看歷史系,我們不是只會說故事跟背東西而已!

3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終於有新文章了!我就是要匿名~

不知恥的兔子 提到...

對呀~不可小看歷史學!歷史可是完人教育的一部份!你的文章真的很慢出現~

Fuh,Abby 提到...

還滿有道理的耶~
老實說我覺得國外圖資不設系
這觀念我還滿贊同的

所以你很剛好!!
XD